長幺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人间不值得
白宇朱一龙值得

【巍澜】温粥 (一发完)

※ 实名辱骂编剧后的一个极短篇

※ 大战之后设定

※ ooc,肯定没有镇魂编剧ooc就行了(超凶)




“那不过是一个平淡夜里的一碗温粥”





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是华灯初上了。

龙城的夜里似乎总是淌着股温暖的气息。楼下的食杂店收拾收拾已经开张,韭菜鸡蛋的香气以及门口吆喝的是张三李四还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让赵云澜在这感到了一丝慰藉,让他知道自己还是真实存在的。


于是他摸索着从柜上拿起手机,荧光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屋里的灯也一并打开。沈巍逆着光站在床头,手里执着锅铲身穿灰色的家居服,甚至还围上了那个呆呆傻傻的企鹅围裙。


“怎么不开灯。”他听见他说。


于是两人便一同走到了客厅,桌上的的菜在柔和的灯光下冒着氤氲热气。三菜一汤,都是赵云澜喜欢的菜色。沈巍又从厨房拿来两个空碗和一个挖勺,白米鸡丝粥在砂锅里沸腾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男人替他盛了一碗,又小心仔细的替人放在面前,生怕烫着他一下。又摸出一副木筷递到他面前,笑了一下。

“我下午熬的,你试试怎么样。”

赵云澜闻言抬眸,半响才手指的僵硬的接过来沈巍递来的木筷。土豆片炖肉,虎皮尖椒,鱼香茄子以及乳鸽汤。粥是甜的,入口是软糯的米香以及鸡丝的馥郁。就如赵云澜知道的无数个日夜一样,沈巍或端着菜谱或看着电视上的节目学着做菜,笔记工工整整的记了一个牛皮本才换来的好手艺,也是他当做最习以为常的温柔。


大颗大颗的泪从眼眶滚落,掉进粥里,落在心尖儿,直直在他心上烫出一个洞来,又扯得他连带皮肉生疼。



赵云澜吞了一口粥,便觉得整个胃都是温暖的了。那么多日夜他尝试习惯脱离这种日子,却在一口粥的面前被打回原型。镇魂令主也好,特掉处长也罢。再剥掉那层面孔之后,他还是赵云澜,不过是一个活生生的,爱憎分明的人类而已。

“你让我怎么承受的起,沈巍。”他终究还是开口了。“你怎么狠的下心。”


于是世界终于一片清明起来,带着温柔气息远去的不只是那一碗粥。沈巍站在黑暗的正中央,面容似决绝,又似难相忘。

“赵云澜。这是我最后能给你的了。”


这个平淡夜里的一碗粥,是沈巍留给赵云澜最后的温柔。



永不相见。


——fin

私设大战后沈巍以逝,最后一丝力气为赵云澜编了一个梦。没有甜甜蜜蜜的恋爱,来不及在日光下接吻。沈巍的梦给了赵云澜一顿平淡的晚饭,给了他一碗最普通的温粥。赵云澜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梦,虽说长梦不愿醒,但最痛的真实,也好过最残忍的美梦。

难吃ooc一发完,晚安。

























我他妈

第三张慎点含下周剧透

好了反转个屁我实名辱骂编剧

[巍澜]露西带着钻石在天上飞(nc-17)

请大家品品这个神仙!

维庸:

*乐队au      骚包主唱x切开黑吉他手


*ooc   ooc    ooc  


*dirty talk   内含老年人代步车


*文题来自披头士的同名歌曲


跟幺幺 @長幺 一起脑的 很喜欢这个设定但让我写崩坏了orz(面壁思过


 


 


 


 


 


 


 


“突然间有人出现在十字转门,


 那是个有着万花筒双眸的女孩,


 露西带着钻石在天上飞”


 


 


01


光球在头顶旋转,彩色光束在台上胡乱地纠缠,乐声在耳膜上海潮般翻滚,鼓点咚咚咚,电流滋啦啦摩擦着噪音。


 


 


玩摇滚就像魔鬼崇拜。


 


身为主唱的赵云澜深谙此理。


 


此时的他正忘我地扯着他的皮外套,一心把自己贡献给带着钻石在天上飞的露西。被汗溻湿的黑背心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他精壮的胴体,前胸挂了一只对戒的吊坠,吊坠下突兀地挺着两颗乳粒。


 


沈巍眼一斜,手一抖,错了一个音。


 


赵云澜微微皱了下眉,却没有在意沈巍错掉的音里蕴着低了几个八度的怒气。


 


操你,生个几把气。赵云澜不止一次想这么说,钱也给你发了,人也给你睡了,我还不能浪一下了?这样我还玩什么乐队,我玩你得了!


 


不过这话赵云澜也就只敢在肚子里走个弹幕,当沈巍面儿是半个字儿都吐不出来。


 


不是他怂,是真怕沈巍给自己操折了腰。


 


 


 


赵云澜这个人从小浪荡惯了,小时候妈去世得早,他爸一刑警一天到晚不着家,索性他也跟着一天到晚不着家,白天上学,晚上跑去地下夜场听摇滚。


少年心性不稳,一来二去交了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抽烟喝酒戴巨丑巨夸张的大金链子大手表,吊儿郎当地在酒吧泡妞。也就近些年才收敛了些,自己搞了个乐队,跟朋友玩摇滚。


 


说起来他跟沈巍认识得挺巧的。


 


那时候沈巍还是纹身师,赵云澜去盖当时脑子一热纹的非主流图案。


 


 


沈巍戴着黑色口罩,微微发棕的发蓬松地分在眉上,脑后随意地绑了一个揪,右耳骨上带了一只银色耳扣,掀了掀眼睫,举着纹身笔看他:“改个什么?”


 


 


他的眼睫极长,冬天下了雪大约眼帘前会挂上一串冰凌,又黑而浓密,在光下泛着光泽,衬得一双眼睛好似黑洞中的日月星辰,好似是黏重的仲夏夜里浮着碎星星的海面。


 


 


他眼里有个万花筒。


 


赵云澜望着他的眼睛发怔。


 


 


“请问您想改个什么?”沈巍抬抬眉,却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喔!”赵云澜大梦初醒似的,“你……你贵姓?”


 


 


“免贵姓沈,沈巍。”


 


 


“喔,小巍啊。”赵云澜笑眯眯地伸出手,“我叫赵云澜。”


 


 


赵云澜没注意,他的话音未落,沈巍举着纹身笔的手一抖,险些给摔到地上。


 


 


沈巍本能地回握,看着他微微怔神,五指扣得死死的,好像松手就会想梦一样消失不见。


 


 


 


赵云澜抽了两下没抽动,忽然笑起来,压低声音没羞没臊地说,“喜欢我也不用这么难舍难分,只要你说一声,楼下酒吧我有VIP套间。”


 


 


 


沈巍瞪他一眼,似乎是眼底一红,撒了手:“想改个什么?”


 


 


 


“那就……写个巍字怎么样?”


 


 


沈巍的手又是一抖,“纹在身上的东西,跟你一辈子,不许瞎胡闹。”


 


 


“我自己的皮,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赵云澜也是个刺儿头,天生不爱听人劝。


 


 


“……我不会给你纹的。”沈巍把纹身笔一扔,抱胸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投下阴翳,掩住了眸中的光。


 


 


“你不给我纹,我就投诉你。”


 


 


“随意,”沈巍站起身,两手插兜,“请便。”


 


 


“哎!”赵云澜见人要走伸手去拽他衣角,“你还真走啊,我逗你的,不纹了还不行?”


 


 


沈巍冷睨他,显然气还没消。


 


 


赵云澜心怪,我不欠你的不偷你的,让你纹个字儿你还有脾气了!


 


 


赵云澜瘪瘪嘴,转念一想,福至心灵。


 


 


“小巍你别生气,我刚刚逗你的,你就当我说了句屁话。”赵云澜趴在躺椅上眯眯眼看着沈巍,“既然不纹巍字,那你把口罩拉下来给我看看脸总行了吧?”


 


 


“得寸进尺。”


赵云澜乐了,我不光想进尺,还想进个丈。


 


 


沈巍跟他僵持一会,才没辙地拉下口罩露出一整张脸。唇角无奈地弯了弯,眨眨一双微微有些下垂的桃花眼:“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这位客人?”


 


 


赵云澜猛地吸了吸鼻子,咳了两声贱兮兮地挑眉:“小巍,要不你别给别人纹身了,跟我走得了,我养你。”


 


 


“……不行。”说着又要走。


 


 


赵云澜眼疾手快地一把把人扯回来,“别别别,我不说话了,不说话了,怕了你了。”


 


 


赵云澜这次学乖了,把背心一脱乖乖趴到躺椅上,露出左边蝴蝶骨上一只纹身,“帮我改个玫瑰吧,送给你。”


 


 


“贫嘴。”割线的手不觉一重,换来一声哀嚎。


 


 


“对不起,你没事吧?”沈巍心里一惊,陡然收了手,好在线条算是收住了没有偏。


 


 


“有事,要小巍揉揉才能好。”赵云澜脑门上冒冷汗,嘴上却没羞没臊地瞎撩。


 


 


“疼死你算了。”


 


 


 


 


赵云澜东一挂西一脚地跟沈巍瞎扯淡,查户口似的把人问了个底朝天,那架势是要把人底裤都扒出来瞧瞧。


 


 


“小巍有女朋友吗?”


 


“没有。”


 


“青年才俊没有女朋友?”


 


“……没有。”


 


“那……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明天就有了。”赵云澜在沈巍看不见的角度勾了下唇角,“二十四小时追到你,我们要不要打个赌?”


 


 


沈巍轻轻一笑,上色的手顿下来,似是无意地在玫瑰边多点了颗红痣,“我赌能。”


 


 


赵云澜忽然惊觉,被套路的人似乎只有自己而已。


 


 


 


 


02


赵云澜演出结束后顶着一头刚在台上被自己揉乱的鸡窝,大喇喇地坐在备用音箱上开一罐啤酒。


 


“噗嗤——”


 


 


“别总是喝这个,”沈巍走上前去一把夺下赵云澜手里的啤酒,摇摇晃晃溅了一手泡沫,“我跟你说过的。”


 


 


赵云澜不甚在意地揩了下唇角,黑色皮衣褪下一半,挂在臂弯,他抬手扯过沈巍捏着啤酒易拉罐的手,边吻边用舌尖轻轻舔舐着,几分媚意,几分调戏。


 


 


“赵云澜,真希望你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压抑着情欲的声音如同木吉他撩起最后一根弦。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这是不可描述


 


 


 


像是进入异境,船在河里飘飘悠悠,橙色的树木,果酱色的天空,奶茶在喷泉池里咕噜噜冒泡。有人在呼唤你,你慢慢地回答,他有万花筒双眸,玻璃纸做的花有黄有绿,万花筒的镜像里,每一片都是自己。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


 


 


他听见沈巍在唱。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


 


 


好像踩在云端,他听见沈巍说——


 


你是我最珍宝的钻石。


 


 


 


第二场演出结束后……


“赵云澜!!!!!!!”


 


捂着屁股趴在一边的赵云澜警觉地竖起耳朵,一个骨碌爬起来,“人还未到,吼声先闻,肯定是祝红!小巍,我先撤,你断后!”


“哎你——”


“我也爱你!”


沈巍:???


fin.


 


(突……突然沙雕

大家以为今天的剧情很垃圾,很想diss编剧,但我和另一位女鬼认为剧情还可能有大的反转!划重点!

本来今天看这大家diss编剧说人设剧情崩完,但在一群中发现了一位同样理智的妹子(言语见p1234)

我不禁心下一惊,立马去截屏了镇魂35集赵云澜的衣服以及今天官方发的一起来看流星雨花絮的衣服,发现真的不是一件(p56),巍巍的没截,但群里有妹子看了(p7)

于是乎我也对剧本今天的发展做出了猜测(p8),如果剧情真的如我和妹子说的那样发展,岂不是大家今天骂了编剧上了热搜还顺带炸了一波官方评论区吗。又或许真的编剧就是emmmm不太好也就当我没说。

一个理智分析,如上,谢谢观看

【巍澜】赵班长和沈校霸 ⑴ (校园AU日常)


※ 又名“同桌太爱我了怎么办”,竹马设定,双向暗恋轻松日常

※ “暴躁”班长x“温柔”校霸AU,性格会有改动

※ 一切都是放飞自我,雷误入,ooc也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1

赵云澜觉得沈巍就是个傻子,又笨又蠢,还老是喜欢逞能护着他。

可怎么办呢,偏偏自己就那么喜欢他。


2

沈巍觉得赵云澜是个脾气不好的坏小孩,又暴躁又嘴臭,还老在自己一番痛快完之后追悔莫及。

可怎么办呢,沈巍就是拿他没有办法 。



3

赵云澜虽说脾气躁了点,生活有些粗糙之外,在管班学习上还是都拿得出手。就是沈巍这个暴力狂老是给他捣乱,一天天的打架也就没个停下的时候。

不过鉴于对方是社会小青年,光明磊落铁面无私的赵班长在记过表上大笔一挥,记了一条。

高一a班沈巍

领事xxx

记录情况:热爱学习,真诚善良,为班级做出良好贡献

批录人:赵云澜




4

沈巍的眼里可以容得下沙子,但绝对容不得别人说赵云澜不好。表面看起来斯斯文文一身书卷气的少年,挥起拳头来也是一分不差。

赵云澜为此也说他过很多回了,多把心放在学习上,少整点幺蛾子。挨批的沈巍乖巧认错的样子就像个听从老师教导的好学生,眉眼间流淌的都是“你别生气了”“巍巍错了再也不犯”的意味,偶尔眼光泛水,委屈巴巴的样子还以为他才是挨打的那一方。

路过的领事:沈巍这是你吗沈巍?




5

龙城高中的学生都知道这样一句名言警句:宁惹沈巍也别惹赵云澜。

这话在这届里都是老生常谈的话了,可偏偏还有高一新生不懂事儿。特别是其中几个社会青年还挑事儿的堵过赵云澜,据说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不能惹法。

“后来呢?沈巍就这么照顾赵云澜?”后桌的李茜破有兴趣的戳戳祝红的肩,短发少女扬唇一笑,说道。

“明眼人都明白赵云澜是沈巍的逆鳞,那三个自以为的社会小青年第二天就没来过了,据说是遭到暴力转学了,问他们又啥都不说,估计是被沈巍吓怕了吧。”

祝红撇了眼班级最后排两个凑在一起睡觉的少年,天光正好,赵云澜顶着一头乱毛趴在桌上小眠,半个胳膊都跑到了旁边的桌上来。沈巍侧身替他挡住空调口怕他着凉,又怕不保险而蓝白色的校服外套披在赵云澜的背上。一分一秒的沈巍挨着他也就慢慢睡去了,饶是周围环境在嘈杂,也丝毫没影响他们半点。


“其实都是傻到不行的糊涂蛋啊。”



6

“赵云澜,我送你回家吧。”

沈巍蹬在自行车上朝赵云澜招手,晚风扬起少年的黑发,连带着天边的火烧云都跟他的耳廓一样微醺般发红。

“逞什么能啊你,你家又跟我家不顺路。”

赵云澜嘴上是这么说着,却还是乖乖和朋友说了再见走过来了。沈巍把书包往胸前上一甩,给赵云澜腾出个地方来。待人慢慢悠悠晃过来后,又撇嘴吐槽了一句

“多丑啊,山地车后面安座,还土。”

“还不是为了载你,你妈让我这段时间都带你一起回家。安全。”

“有啥不安全的。”

“忘了上次被堵还不是我去帮你解围,赵云澜,你能不能让我放点心。”

“你先把成绩搞上去再说,还说我,要不是我你早就记大过退学了。”

赵云澜坐在沈巍的车后座上,眼前都是不断倒退的街景和穿着各色衣服的人群。小吃街大妈的吆喝和结伴归家人们的嬉闹声不绝于耳,两人平日里喜欢光顾的混沌摊上也冒着氤氲热气,一时间感觉生活过于真实又平淡,但却处处也存在着令人心动的惊喜。

也许是回到家时母亲的一桌好菜,电视机转播上喜欢球队的得分,亲朋话里话外的家常和门口修车大爷的一个微笑。

还有,总存在于自己世界中心的沈巍。


沈巍啊沈巍,赵云澜瞅着男孩的脊背,柔软发丝搭在脑后任由风吹的一飘又一飘,白衬衫干净又整洁,再加上男孩面对自己时腼腆笑容和温柔眉眼。连动物都是有感情的,咱俩同窗12年,你让我怎么不心动。


那便就心动吧。


车铃的声音停在院子里的老楼下,赵云澜一个俯身跳下车座。抬头时天色已经不早,沈巍的额上也结了层薄汗。他凑兜里翻到一张面巾纸递给他,犹犹豫豫半天还是开了口

“麻烦你了。”

“不麻烦,最近注意自己安全,听到了吗。”

“嗯,那就天色也不早了,明见。”

“明见。”


缄默无言的感情再次吞到了肚里,各怀心事的两人又再次与真相失之交臂。赵云澜目送着沈巍骑着车在天边消失的身影,心想明天又会是一个新的故事了。


——tbc


其实这是一个校园竹马的日常

沈巍的设定是温柔校霸,赵云澜面上就是乖宝宝,外人面前还是冷脸木头一样的人。偏偏这人又能打,惹得别人看不惯他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偏向点罗浮生的意味,但更寡淡一点。

赵云澜是一个表面暴躁嘴臭的暴躁班长,其实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容易心软也容易心动,学习也好,又会管班,老师也都是喜欢他的。

两人的设定是同窗竹马,赵云澜和沈巍同学同桌到现在12年,磕磕绊绊的成长学会彼此包容,又更加珍惜对方。其实就是一个双向暗恋的过程,只不过两个大傻子都拉不下脸说,就这么一天天糊弄过去了。

这篇基本没啥主线,以后也都会用零零散散的校园日常拼凑起来。觉得人物雷ooc的我先给您道个歉,真的不好意思,我也在自己努力摸索学习进步,有话可以提出来我可以改正。

一段时间没更了的懒癌产物,爱你们啾































码一下最近会写的巍澜,请大家监督,因为我真的懒癌本癌了🙊

赵云澜饲养日记

变小猫化澜x沈巍,好好爱护你的猫他会更亲你哦。


同桌太爱我了怎么办

高中生澜x高中生巍可谓是郎骑竹马来,一生跟定你呀


818娱乐圈沈赵影帝那些事

影帝沈巍x新人演员赵云澜,论坛体,妈妈我的两个爱豆终于铜矿了!



沈面今天也活的很辛苦

鬼面变小无记忆设定,巍澜鸡飞狗跳带孩子轻松日常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后续)

这篇最近卡文了,但绝不会弃坑,需要几日缓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续是两人相识恋爱到掉马过程,然后就是风风火火复婚路。




这么一写发现也没有多少。因私信提醒以后所有rps产粮皆会换小号,指路的话emmmm随缘吧!我猜你们肯定不知道我的小号君嘿嘿嘿

争取八月中旬全部写完吧!

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评论,我会挑选加入🙊


————————来自你们的可爱拖更患者幺——————

















【宇龙】借吻偷心

※ 居老师xbei老师的小段子一样的快本片段

※ 依旧放飞自我,今天快本太甜了!

不上升真人,圈地自萌!雷误入!





地星撞海星,而你借吻偷心





“大家好,我是朱一龙。”

“大家好,我是朱一龙的发言人白宇。”



于是全场便都笑开了。



朱一龙趁这个机会瞥了眼身侧跟着一起眉开眼笑的男人,在心里把白宇和一个词儿添两笔画上等于号。幼稚鬼

而这个幼稚鬼偏偏还不自知,对着一旁主持的何老师说了两句“重来重来”,又转过头对他拍胸脯保证绝不再开玩笑了。眼里则是一派的欢快作风,朱一龙顺着他的眼睛看,也就清晰找到了自己倒映其中的身影。


原来自己同所有人一样扬唇露齿,是笑着的。




节目的内容无非是一些游戏环节,大家一起打打闹闹也就过去了。真让朱一龙心惊的还是踩气球时白宇滑的那一跤,一米八三的人直愣愣坐到了地下,来不及休息便又继续投入游戏当中去了。那边的朱一龙看着不免担心许多,一时间对自己气球的防守也松懈了下来,让何老师找到了个可乘之机。不过最后先爆的还是对面的气球,朱一龙看着自家小孩儿拖着步子到场边去穿鞋。忽而轻轻皱起眉头小声抽气,脸上也少了几分笑容,朱一龙就知道那人肯定是伤着了。


等人回到位置上,朱一龙表面依旧是笑着的,手则不动声色的在男人大腿处轻拍了一下,换来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龙哥,怎么啦。”


朱一龙见这人还在装蒜不禁有些气恼,冷下脸来不再看他。白宇一看就知道自己伤着的事儿肯定是暴露了,你说朱一龙什么都好,就是见不得白宇伤着自己,跟剧中的沈巍是一点没差。而白宇作妖的能力虽说没有赵云澜那么强,但也不失为一个淘气包,磕磕碰碰那也是常有的事。而这时候他的好哥哥则会表现得像一个大家长一样对自己絮絮叨叨,甚至亲自动手给自己上药。白宇一般都哄着那人再借着机会欺负似的问他讨个吻来,再瞅着人红透的俊脸发笑,活像个傻子。


白宇被前排椅子挡住的手悄悄去拽那人的衣角,他们的衣服自然是同色系的,校园风格穿起来也有了几分光明正大穿情侣装的意味。朱一龙装作看不见人委屈的表情把人手拉开,旁边的嘉宾十分有眼色的挪了挪椅子,离两人更远了些,白宇则是更加放肆了起来。


“哥哥。”他撒娇似握住朱一龙的手,语气似蜜甜“那就别生气啦。”

“好好录节目”

朱一龙的回应是触电般的收回了手,语气虽是斥责的,但白宇轻易就瞥见了人微醺的耳廓,于是又笑开了。

“我的好哥哥。”


节目临近结尾的时候,两人需要共唱一首歌曲。白宇披着黄色的外套,朱一龙又穿的是白色的衬衫。换衣服的间隙白宇看了看两人的配色,打趣道

“多好啊,芒果和椰子色。”

朱一龙从换衣间走出来,人和衬衫都干净的像个准高中生,温柔眉眼和学习态度也是老师喜欢的样子。白宇见人衣领处还有些不整,便自觉的迈步上前替人整理了起来。他的身上带了点化妆小妹给他喷的香水味,类似于雪松的味道,也跟他本身的性格相符,多少有点冷淡的气息。


换衣间里没有空调,老旧的电风扇吱悠悠的打着转儿。白宇的额上起了一层薄汗,不免有些难受,再转身找纸的时候却看见男人已经递了一张到他面前,指甲依旧是被人不不自知的啃的快要秃了头。


白宇忽然想起两人一起在剧组的时候,朱一龙似乎也是这样体贴的。这个已经而立之年的大男孩似乎永远都有一股子温柔劲儿,连大声说话都是极少的。当所有人都在场下笑闹打成一片的时候,也只有他安安静静的待在沙发上跟经纪人待在一起,手里攥个蓝色的小电扇,发丝被吹的一飘一飘。


那时候朱一龙真的很乖,但又有中莫名的不自信。就像白宇把人拉到休息室里落锁吻了一通宣告心意,朱一龙却还是一副呆愣的模样,半响才憋出了一句“我是朱一龙”来,可爱模样实着击中了白宇的心。就好像当时一百个光着屁股的小丘比特举着爱心箭,唰的一声射向白宇,还打着喇叭喊“中箭你就动心啦!”


于是便击击命中,箭无虚发。


在助理敲门问询什么时候可以准备下一个节目的时候,白宇把自己的椰子哥哥拉到怀里在人鼻尖落了个吻,又替人从沙发上拎上了一会表演用的木吉他,冲一脸茫然的居老师甜笑。


“龙哥,你还自己咱们一会唱的歌名吗?”


“地星撞海星,而你借吻偷我心。”



这时候朱一龙才反应过来是被人的土味情话给哄住了,又好气又好笑,刚想着反驳几句就看着人从试衣间溜了出去。留着他自己及红透了的脸颊,羞的徒像个纯情少年。


“白宇,你呀。”他的声音却还是含着几分笑意的。


“流氓。”


——fin


真的放飞自我了…

后半段居然不懂我自己在写什么,真的很放飞了哈哈哈哈哈哈






















宝贝们今天我炸了

今天宇龙姐妹都过年!

真的是啊

地星撞海星,而你借吻偷心😭

【巍澜】十拿九稳

※ 一辆没头没尾的亲吻

※ 难产大赛加最短小大赛第一名

※ ooc归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十拿九稳,就差你一吻









“那就吻我。”


赵云澜赤着脚踩上沈巍的皮鞋尖儿,夏天的龙城闷热的就像火球,可明明屋里开着低温空调,沈巍却依旧好像置身沙漠。燥热,冲动席卷了他的意识,最终在他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上烧出一个洞来。


“好。”


于是撒哈拉沙漠的热浪卷上巍巍昆仑的山尖儿,他从男人的唇尖儿开始描摹,细密的吻落在他的唇上,再借着攻势撬开他的牙关与男人纠缠。这个吻晚了万年,沈巍势要把他吃拆入腹,偶尔温柔的舔过他的唇齿。仔细尝尝他,他是甜的。


赵云澜被抵在墙面上,后腰紧贴着两人一同挑选的浅咖色墙纸。带着铂金对戒的手扣在沈巍的胳膊上,不着痕迹的拆了那一对儿袖箍撇到地上。沈巍的手伸进赵云澜的衣摆里摸索,又在他的腰腹处流连。赵云澜被他掐的又痒又疼,抽着气儿在人早就红透了的耳边逗弄道


“宝贝儿,你这也太心急了吧。”他一口咬在男人的耳垂上,含糊不清的吐字“硌得慌。”

“那我们到床上去。”


于是沈巍真的把人往赵云澜那张弹簧床上推,可吻却还是没有停止的。沈巍不看路,赵云澜又看不见路,两人便磕磕绊绊的跌到床上来,火急火燎的蹬掉了脚上的皮鞋和浅棕色皮靴。沈巍的这个吻用了十足的力气,像是吻过了那一万年的寂寞,用力把人融进自己的骨髓之中。你让我找了一万年,那剩下的余生里我偏要你三界之内无处遁形。

赵云澜被吻的有点晃神,可手却还是紧紧抓着沈巍的。额前的少量碎发早就被汗水浸湿,眉目间也不再清醒。他像条渴水的鱼,抬眼之间便溺死在沈巍眼底那池秋水里。 


他们在床上交融,翻云覆雨,沈巍把赵云澜的膝窝抬到肩膀上,一下一下的向前挺动。身下人则是呜咽的揪进了床单,眼里哪还有办案时的一片清明,那里面儿明晃晃的都盛着沈巍的身影,又化作泪颗颗滚落下来,烫的他只能再伸长的脖颈去亲吻那人,一下又一下。


沈巍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赵云澜也没听清到底是什么。身后的快感一重加上一重,他自然也就顾不上这些了,只由得沈巍胡作非为。


释放过后,沈巍给他俩都处理了一下。累的脱力的男人躺在床上,趁着他出去倒水的功夫难得点了支事后烟。一番吞云吐雾后,赵云澜才想起沈巍刚刚说的是哪两句话。


他说。


“赵云澜,你没有回头路了。”


“那就吻你”


——fin